好贷网好贷款

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分崩内幕

发布时间:2016-12-3 8:24:45 编辑:www.fx114.net 分享查询网我要评论
本篇文章主要介绍了"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分崩内幕",主要涉及到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分崩内幕方面的内容,对于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分崩内幕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参考一下。

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分崩内幕 绿色兵团已经是一个回忆了..只是偶然又看到这个很久以前的报道..于是就记录下来. 还记和以前的一种狂热. 绿色兵团,中国第一个非赢利性网络安全组织,已经成长为中国黑客组织的一面旗帜!她的一举一动都牵系着每个IT人的心。该组织经历了从.org到.com的蜕变、“兵变”到“解散”的过程,其中暗藏着个人与个人,个人与公司,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不清,道不明,上海绿盟与中联绿盟的渊源以及纠纷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层关系呢?绿色兵团解散了吗?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下一步该怎么走? 由于兴趣与职业问题,我关注绿色兵团由来已久,也与部分绿色兵团成员常有交往。早在此两三周以前,就听说过绿色兵团某主要成员“背叛绿色兵团”的言语,但由于对方不愿深谈,也不好追问。此次isbase.com关闭、传言绿色兵团解散,我深知绝不是那么简单,于是联系了与此有关联的各方面的人进行采访,希望能够将事实的真相展现在所有关心、爱护绿色兵团的人,所有关注民族网络安全产业的人面前!   “兵变”事件真相   在此前,细心的网友就会发现,“上海绿盟”和“中联(北京)绿盟”两家公司的网站,同时出现了一条在内容上十分相近而又相互冲突的声明,都声明“绿色兵团”是自己的注册商标,自己才是绿色兵团的拥有者。而网站从内容到风格上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一些关键的字不同罢了。在此,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兵变”事件的真相。   自从ChinaByte率先披露《绿色兵团发生“兵变”》以来,各大网站、传统媒体也纷纷跟进“兵变”事件的报道,实际上前前后后发生了以下一些事情。   ◆绿色兵团解散?   首先引起大家关注,便是那段题为《永别了,绿色兵团》的文字。这段文字于11月25日出现在麒麟网络安全咨询站的首页上,站长liwrml与绿色兵团关系不一般。   下面是笔者对liwrml的采访纪要:   笔者:您是“麒麟网络安全咨询站”的站长,是吧?   liwrml:是。   笔者:对于前些日子出现在你的网站首页上的《永别了,绿色兵团》一文,大家都看到了,这是您写的吗?  liwrml:不是,是一个朋友写的,姓名不便透露。   笔者:做为绿色兵团的成员,您能负责任地说一说,绿色兵团是真的解散了吗?  liwrml:我不是绿色兵团成员,只能算是绿色兵团外围的人罢了,因此绿色兵团是否解散的事我也不好说。(我与liwrml算是故交,一直认为其是绿色兵团成员,故有此一问。)   虽然liwrml说自己不是绿色兵团的成员,但就是他随后建立了绿色兵团临时站。而绿色兵团临时站被黑一事,成为此次“兵变”事件的第二个焦点。   ◆绿色兵团临时站被黑?   绿色兵团临时站(www.safeunion.com)前后只存在了两天,我进去过两次,第一次是liwrml通知我去看的,首页还没做好,但可以看出风格与原isbase.com一致,并且有“绿色兵团临时站”的字样。第二次进入是在看到某中文网站报道《绿色兵团临时站被黑》之后,进入之后原来做到一半的首页没有了,只有“本站改版,敬请关注”几个红字。   之后我迅速与liwrml联系,几次网上、电话沟通,并约见面谈了一次。关于绿色兵团临时站的谈话结果整理如下:   笔者:绿色兵团临时站是你建立的吗?  liwrml:是   笔者:你既然不是绿色兵团的成员,那怎么会想到要去建绿色兵团临时站呢?  liwrml:我是原来绿色兵团网站论坛的一个版主,虽不是绿色兵团成员,也不算是绿色兵团之外的人吧。建绿色兵团临时站当然是不想让绿色兵团就此消失了。   笔者:能不能简单说说建这个临时站的想法与经过?  liwrml:这个临时站前后只有两天,第一天开始建,第二天关闭。第一天的IP流量是800多。   笔者:有报道说临时站被黑掉,是真的吗?  liwrml:(笑)无稽之谈,没有的事!   笔者:哦,那你刚才说到,第二天便关闭了此网站(即出现"本站改版,敬请关注"的字样),又是怎么回事呢?  liwrml沉思良久,后借我的机器打开他前几天收到的一封E-mail,E-mail的标题为《过时的冷饭很好吃吗?》信的内容如下:   “提醒你一下,这个绿色的旗帜是中联绿盟公司的注册商标,绿色兵团也是中联绿盟公司的注册商标,你想有一天让律师找到你,提出巨额赔偿要求,请律师费都会让你倾家荡产吗?不懂法的小孩?”   liwrml: 我对绿色兵团很有感情,但是我毕竟也是个凡人,我不想卷入一些不必要的纠纷。中联绿盟很有钱,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做什么。   关于此事liwrml未再多说,但相信那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是其停建临时站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在“绿色兵团临时站点被黑”的报道之后不久,在chinabyte上出现一封贴子,题为《绿色兵团北京站声明》,声明指出,绿色兵团正在调整,任何所谓“绿色兵团临时站”,均不被绿色兵团承认。   ◆绿色兵团北京站的声明   很巧,绿色兵团北京站"网络力量"的站长Coldface也是我的朋友。关于不承认任何临时站的声明,出现在其站点的首页上。   笔者:你的网站首页上的声明,是针对前段时间的"绿色兵团临时站"的吗?  coldface:是在关闭以后,因为比较混乱,我们不想有人冒名。   笔者:绿色兵团将继续存在吗?  coldface:是的,我们已经做好准备的,绿色兵团永远存在,因为有大家的支持。   笔者:绿色兵团的基地站点isbase.com已经关闭了,那绿色兵团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呢?  coldface:呵呵,所谓基地只是一个虚拟地点而已,一个域名没了,我们可以再注册一个,绿色兵团会以一个非赢利组织存在,为大众服务,我们有真正的黑客精神。   由于这个声明专门提到了“绿色兵团临时站”,因此就此问题我也向liwrml了解了一些情况:   笔者:绿色兵团北京站的声明你看过吗?  liwrml:看过。事实上,当时我听到绿色兵团解散的消息之后,感到很难过。因为isbase.com已经关闭,就有了建立临时站点的想法。在建临时站之前,我曾与小鱼儿(绿色兵团核心成员之一)商讨过,他表示没有意见,我就着手建立临时站了。当时我并不知道,小鱼儿已经背叛了绿色兵团,他已经不能够代表绿色兵团了。对于绿色兵团北京站的这个声明,我很理解。   某中文网站在报道绿色兵团临时站被黑的同时,提到上海绿盟被绿色兵团核心成员小鱼儿将上海绿盟与绿色兵团基地站域名isbase.com作价30万卖给了中联(北京)绿盟。这就是此次“兵变”事件的焦点所在。  到这里.还记得以前看这个报道的时候,文中的笔者做了几点更正: 1.小鱼儿的背叛是误解. 2.域名和服务器等据后来了解是作为抵押.

上一篇:对游戏引擎的一个基础分析
下一篇:浅析软件项目管理中的10个误区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